宣紙祥云版



宣紙祥云版

 
        宣紙簡史:

        宣紙,是中國勞動人民以獨特工藝制造的紙中極品。質地純白細密,紋理清晰,綿韌而堅,百折不損。有“輕似蟬羽白似雪,抖似細綢不聞聲”之譽;光而不滑,吸水潤墨,宜書宜畫,不蠹不腐,有“紙壽千年”、“紙中之王”之稱。文書典籍、佛道經文、書畫珍品大多賴以千古傳存,早在唐代就列為貢品,清代已盛銷海外,并因在國際展賽中獲獎而享譽全球。
 
       宣紙問世,始于唐朝初期?!緞綠剖?middot;地理志》有天寶二年(743)宣州土貢中上貢“紙、筆”的記載?!短屏?middot;太府寺》有開元前各地雜物貢的記載,其中已有“宣、衢等州之案紙、次紙”的記錄。明胡侍《珍珠船》文中亦有“唐永徽中,宣州僧欲寫《華嚴經》,以沉香種樹,用以制造宣紙”之說。唐時宣州的屬縣宣城、涇縣、寧國均產紙,以“涇縣所制尤工”。紙的集散地多在州治所在地宣城,故名宣紙。

        “宣紙”一詞最早見于唐代元和~乾符間(815—875)書畫評論家張彥遠的《歷代名畫記》中“論畫體工用榻寫”一文:“好事家宜置宣紙百幅,用法蠟之,以備摹寫”。古代作畫習用“用法蠟之”的加工宣,如南唐的“澄心堂紙”即由宣紙(亦有歙紙)加工而成。

        迨至宋代,宣紙需求量大增,宣州各地產紙供不應求。熙寧七年(1074)六月,朝廷“詔降宣紙式下杭州,歲造五萬番”。因自然條件等多種原因,生產日漸衰微,而未持續。而涇縣宣紙則更為文人所索求。如宋代詩人王令在《再寄權子滿》詩中云:“有錢莫買金,多買江東紙,江東紙白如春云”(宋代涇縣屬江南東路寧國府)。

        宋末元初,曹姓人遷涇縣小嶺,亦以制造宣紙為業。清乾隆年間重修的《小嶺曹氏族譜》序言云:宋末爭攘之際,烽燧四起,避亂忙忙。曹氏钅童公八世孫曹大三,由虬川遷涇,來到小嶺,分徙十三宅。見此系山陬,田地稀少,無可耕種,因貽蔡倫術為業,以維生計。自以小嶺曹氏一族逐漸發展成宣紙工業的佼佼者。

         明代,涇縣宣紙生產進入重要發展階段,工藝精益求精,品種規格日愈增多。尤以宣德年間制造的宣紙為最優,贊譽宣紙的詩文屢見不鮮。沈德符在《飛鳧語略》文中曾直稱宣紙為“涇縣紙”。文震亨在其所著《長物志》中曾云:“吳中灑金紙、松江潭箋,俱不耐久,涇縣連四(即宣紙四尺單)最佳。”吳景旭在《歷代詩話》中指出:“宣紙有貢箋,有棉料,..式如榜紙,大小方幅可揭至三、四張,邊有宣德五年造素馨紙印”。金農《冬心畫竹題記》中有宣德年間制造丈六宣的記載。明末方以智在《物理小識》一文中說:“今則棉(棉料紙)推興國、涇縣”。

        清代,涇縣宣紙生產得到長足發展,縣東漕溪有汪六吉等造紙大戶,生產頗具規模,縣西有小嶺曹氏宣紙世家,生產日益繁榮,康熙進士儲在文宦游涇縣作《羅紋紙賦》詳盡記述了涇縣小嶺、漕溪等山區宣紙生產興旺景象,邑人趙廷揮《感坑》詩云:“山里人家底事忙, 紛紛運石壘新墻;沿溪紙碓無停息,一片舂聲撼夕陽。”是當時繁榮興盛之寫照。其時小嶺十三條坑,處處建棚造紙,棚戶日益增多,小嶺一隅已無法容納,于是不少新老棚戶另辟蹊徑,向外擴展,先后在本縣的漕溪慈坑、感坑,烏溪的關貓山、古壩的上郎坑、中郎坑和南容的濂坑等地建棚撈紙。迨至咸豐、同治年間,清軍與太平天國軍在涇縣一帶轉輾爭戰達10 年之久,戰禍所及,家毀人亡。小嶺《曹氏族譜》記載當時盛產宣紙的小嶺“屋只存一二,人亡之七八”。紙槽大部分被毀,原料基地荒蕪同治后,宣紙業開始復蘇。

        清末至民國期間抗日戰爭爆發前,是涇縣宣紙業由恢復而發展而鼎盛時期??谷照秸?,大部分國土淪喪,交通阻隔,宣紙銷路受阻,生產一落千丈。直至抗戰勝利后,宣紙行業繼續衰微,至1949 年涇縣解放前夕幾乎全部停業。

        民國期間,國內名流學者對宣紙的創制歷史和工藝曾有多篇著述問世。國學大師、邑人胡樸安曾著《宣紙說》一文,指出:“涇縣古屬宣州,產紙甲于全國,世謂之宣紙。近自國內,遠至東瀛,無不珍視,以為書畫佳品。宣紙每年之輸出者價約為百余萬元。區區之數, 誠不足多,然以一縣之制,獨重藝林,舉世無出其右,或亦足以自豪”。楊大金著《中國實業志》(民國21 年著商務印書館出版)中云:“宣紙產于安徽涇縣。涇縣晉時屬宣州郡,唐時屬宣州,皆為貢品,世稱宣紙。”第十一章(民國27 年)《制紙業》中云:“宣紙為皮料是最佳者, 產于安徽涇縣,涇縣之宣紙業在小嶺村,制此者多曹氏,世守其秘,不輕授人。故江西省及日本皆有仿制者,然其品質終不及涇縣。”

        新中國建立后,政府積極扶持,使宣紙業得到復蘇并空前發展,由聯營而公私合營及至國營。1978 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,大力發展鄉、鎮企業,全縣宣紙業更加蓬勃發展。1987 年,國營、集體和聯戶等經營形式的宣紙廠已達30 家,年產量超歷史最高記錄, 并大量出口創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