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7年當代藝術拍品數量比去年同期減少近20%

 據artnet最新的新聞及數據分析,2017年拍賣行所提供的當代藝術拍品數量比去年同期減少了近20%。正值藝術市場最膨脹的今天,今年上半年當代藝術拍品成交量與2014年同期相比下滑了三成。是什么呈現了這樣的趨勢?專家解釋到:市場已從定價及規模都回歸至更理性的狀態了。
  全球市?。?/strong>
  當代藝術拍品量驟減
  據artnet數據庫顯示,今年上半年的戰后及當代藝術拍品的上拍數(全球420家拍賣行提供了70473件拍品)及拍品成交量(實際出售了47052件拍品)都嚴重縮水。成交的當代藝術拍品量驟減了20.8個百分點,最終被購得的拍品數量也萎縮了17.5%。
  這些數據表明,在這些令人目不暇接的高峰過后,市場出現了很多轉機,致使每一次主要的出售都看似是歷史上最重大的拍賣了。
  相比2014年5月佳士得當代藝術夜場拍出的好成績(九件拍品最低估價均在2000萬美金),今年僅拍出五件同樣價值的拍品。
  業內人士認為全球銷量下滑應歸咎于在低端市場的拍品減少。另一撥專家認為,這一下降反映了這樣一個事實:即擔保及放棄的傭金并不像拍賣行那樣常態的發展,以確保令人垂涎的拍品,這有助于促進拍賣行及經銷商的私人銷售。
  通過對2017年94家及2016年106家拍賣行進行的總體分析過后,2017上半年與去年同期美國拍賣行提供了近乎同等數量的當代藝術拍品,今年卻獲得近9%的增長點。美國仍在當代藝術市場中占主導地位,然而亞洲對當代藝術的欲望持續下滑。北美的銷售額占今年(當代藝術市場)的43%,比去年多8個百分點。此時,歐洲占33%,比去年少8個百分點;亞洲,今年占23%。
  國內市?。?/strong>
  春秋兩季皆陷低迷
  反觀國內,曾經扛起拍場先鋒旗幟的中國當代藝術品,在最近幾年春秋兩季拍賣市場中屢屢失寵,并陷入低迷境地。從今年春季的香港蘇富比(微博)(微博)、北京保利、中國嘉德、北京匡時等大拍賣行的實際成交情況看,除了曾梵志的作品較為驚艷外,被譽為當代藝術“四大天王”——張曉剛(微博)(微博)、岳敏君、王廣義、方力鈞的作品均無太多的亮點。如在香港嘉德2017年春拍“中國當代藝術專場”中,張曉剛的代表性作品之一《血緣:大家庭系列》,最終僅以900萬元落槌,加上傭金則以1050萬元成交。
  中國嘉德是今年春拍業績最好的拍賣行,共斬獲29.39億元。但主要集中在中國書畫板塊上,前些年風光無限的中國當代藝術拍賣成績卻不盡如人意,春拍推出的“中國二十世紀及當代藝術”專場,云集了眾多聞名海內外的名家力作,最終成交額只有1.35億元,其中,表現最好的是羅中立的力作《春蠶》,以720萬元起拍,最終以4945萬元的高價成交,并刷新其作品拍賣最高紀錄。而另外一些曾出盡風頭的畫家拍品就沒有那么好的運氣,如陳逸飛的《吹簫》僅以701.5萬元成交、吳大羽的《飛光采韻》以667萬元成交、王廣義的《黑色理性——病理學》以494.5萬元成交、劉野的《朝陽》以471.5萬元成交。
  面對近幾年中國當代藝術市場的低迷狀態,國內不少拍賣行已開始逐步調整思路。例如,北京匡時針對市場變化,在今年春拍及時推出了“減量保質”的舉措,推陳出新,以圖突破。
  想當初,中國當代藝術中極具代表性的藝術家,如朱德群、陳逸飛、羅中立、艾軒以及劉野、李真等可謂風光無限,備受追捧。而此番春拍雖有曾梵志、羅中立等個別畫家的作品以高價成交,但也有部分投資者多年前高價購入的中國當代藝術品,最后卻是“割肉”拋出,尤其是在香港拍場上,有些知名當代藝術家的作品估價僅200多萬港元,但由于無人應價,最終只能流拍。很顯然,中國當代藝術板塊的調整行情仍然沒有結束。


(責任編輯:王璐)

 

 
 
(注:本文轉自雅昌藝術網)

   注: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,均為原作者的觀點,不代表合肥文產網的立場,也不代表合肥文產網的價值判斷。